静电场咕⭕

放空状态

太刺激了,各种意义上的

 

淡味故事4




妻和我出门喝咖啡,坐在家门口快倒闭的小店里,挑了个靠窗的角落。


挺脏的,我们拍来拍去,甚至用光自带的餐巾纸擦桌子。其实问老板借条毛巾就好了,我们只是不想当麻烦的客人——干净的桌子不去坐偏要到角落里吃灰。自己搞干净了闲话又少一点。


“你们这里还是无限续杯的吧?”


老板说是啊,马上要关门了。


我说我们估计要在这里喝一下午。


老板说我现在给你们冲,你们自助一下,这个茶壶大小可以吧?


妻说哪喝得了这么多,我说那我们按杯付钱。


老板说不用不用,我少给你们加点水。


杯子和壶的样式妻很喜欢,她的精致范就跑出来,很讲究地端起来抿着喝。我说咱俩喝个速溶咖啡...

 



*等整合5

无cp倾向,日常描写


前兆


没有委托,他们休息了一整天。尼禄揽下了所有跑腿工作和力气活,下午给绯红女皇和湛蓝玫瑰上了油,和妮可一起捣鼓他们淘来的旧车——他们计划到城外狩猎恶魔必须要有车。到了晚饭他还是觉得这一天过得太奢侈。


“我们吃乳蛋饼吗?”他把餐具都摆好,孩子们的,姬莉叶的,他的,妮可莱塔的。姬莉叶的回答是“对。菜市的婆婆好像多给了两个西红柿,所以今天还有罗宋汤!妮可来了吗?我看她一直在车库里。”尼禄站起来说:“我去叫她。”


靴子声哒哒地混进扳手与螺丝的斗争,尼禄环抱双臂看着埋头改装的女机械师:“吃饭了。”妮可莱塔往上衣兜里掏了一把,发现烟盒空了,把纸盒捏...

 

一点读后感


@退化中


*其实每篇都很喜欢,考虑到会重复说“太棒了”之类的话就挑了最喜欢的三篇讲

  您太棒了!!


《长梦》有克味!场景的切换,人物关系的改变都非常有意思。上下颠倒,前后倒置,最后的最后梦境重启(?)感觉藤丸已经疯了,或者已经在疯狂边缘徘徊……玛修无论如何一定要死吗?预感答案有点残忍……


《无终结恋爱故事》我对这样注定的悲恋真是没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有的关系只能存在一顿饭的时间,说出口就会破灭啦,比小美人鱼的故事还短,甚至等不到天亮。读的时候正好是雨天,气氛渲染下真实感超群。没太心碎是因为心本来就碎的(?)


第一篇《终点选择》实在是有...

 

淡味故事3

年前我想起来,曾经的人生目标中有一条是订阅中国国家地理,于是购买欲乍起。买完我突然很不安:我真会去看?浪不浪费?这笔钱攒下来买些改善生活的东西会不会更妥帖?我好自私……

妻鼓励道:“好事。生活还有诗和远方。”

我那时正在种种压力之下,身体状况也欠佳,丧得很,我说:“是吗,我只看到诗里的苟且和远方的苟且。哎,反正有些地方也去不了。看看漂亮照片还让我心痒,想出去玩。有朋友抢到了去南极的船票,昨天出发。但是旅游太累了,不和你走去哪里都没劲。啊可恶我好羡慕。”

妻说:“啊我好羡慕。可是我没空呀。”

我说:“我也没空。”

她笑了:“国家地理是月刊吧?”

我说是。

她说月刊你纠结什么,少打一...

 

莫非受伤后读档是不算无伤的

 

尼禄的三红刀特效帅死了!!!

 

【风见雄二x提丰】25_25_25(后续)

@宅腐通吃 非常短小 我拖了好久啊……

“欢迎来到乐园。”周防天音按住躺在床上的提丰,摇头示意他还不能起来。

“乐园?”

“一姬的预测真准啊。”她叹着气向病员抱歉地笑笑,“接下来这段话也是她非要我向你说的。”

“雄二他在过去的人生中,积累了许多罪孽吧……”天音松手,“提丰君你大概也是这样。”

提丰唔了一声:“哥哥还活着。”

果然。天音被无视了,她有点不快:“但是雄二在人生中得到的不单单是这个。还请你不要擅自把他和你归为一类人。”

“雄二的身边现在有爱他的人,把他当伙伴的人,有认为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自己的人。这些人,为了他会尽自己所能面对困难的事。”

“在自己痛苦的时候,哪怕对方...

 

正式入舟游了,干员档案全是故事,加语音我脑补了一堆……红豆暗锁/暗锁红豆我可以!

我的干员好像都是些边缘人?

 

(皇女咕哒♀)玻璃纸

@重归原点 您的皇女咕哒


从前住在雪山上,现在仍旧在一片白皑皑的地方行走。藤丸把自己裹紧,鼻子冻得难受。呼吸是一种折磨,她仿佛往气管里吸进稀碎的刀片,干涩的呼吸道被划得鲜血淋漓——错觉,只是些鼻涕。她有极地礼装保护,痛苦不代表受伤。


她新契约的从者阿纳斯塔西娅优雅地踱着步,巡视她的国家,这一望无际而失去生气的皇家庭园。雅噶从这片土地销声匿迹,房屋被风雪掩埋,存在与挣扎的证据都被无情消抹(剩下一些魔兽)的现在,她们再次踏上永久冻土。为了什么呢?


不是藤丸立香提出要来的。


人总希望得到自己没有的东西,藤丸是个追求美丽的女人。她乐意陪美丽的从者喝西北风。


是一种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