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绿谷出久我老婆(抱)/杂食

污/丧病的学习方法

今天在看学习方法的时候有up提出,记录自己不走神摸鱼的净学习时间,中途走神就清零重来。

我就突然有个脑洞。方法如下

1·先找一张出久露出大腿的图。

2·为自己定一个坚持的时间(如二十分钟,三十分钟不走神)

3·每达到一次预定目标就在他大腿上画一笔

然后为了能在久腿上写正字就会拼命学习😭

【all出】 谁杀了知更鸟 -1~0

富江梗

全员普通人设定

emmmm只是写来自己爽爽就不打tag了,毕竟梗不是自己的。

==================================



(-1)


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我杀了知更鸟,

用我的弓和箭。




天空本快被厚重的云盖住一半,天色比往常更暗,像是要下雨了。



教室里开着空调,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闷。



黑板正上方的钟不紧不慢地走动,清晰的滴答声在一片沉默中。



滴答。



滴答。



还有五分钟下课。



相泽消太手上翻着书,看了眼讲台下的学生。



都是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只有绿谷和饭田认认真真地低着头记笔记。优等生的轰和八百万等人已经开始复习课堂内容。令他稍微有些意外的是,一贯认真的丽日竟然走神了。



滴答。



滴答。



纤长的金属指针突然一动,猛地停止,反射着夕阳诡异颜色的针尖轻轻抖动。光洁平滑的金属表面,镜子般映出人心里雀跃的疯狂。






                                                              

 (-0.75)


滴答。 



滴答。



爆豪胜己托着下巴,不自在地把脸朝向窗外。



窗户上是废久的脸。



不,那上面什么都没有。



烦躁。



从遥远的地方射来的阳光带着垂死的昏黄,被扼杀在沉沉的云层后,透出些许橙色。太阳只能看见一个隐约的轮廓。



相比之下,他的眼睛更加残酷地透着血一样的红。



脑子里全都是......废久的脸,废久的脸,废久的脸,还是废久的脸.....



棕褐色羽毛的鸟匆匆而过,留下一道逃亡的影迹。蝉鸣消下去,静了一刻,迅速膨胀着涨回来。



握着笔的左手在课本上划圈,潦草但齐全的笔记被破坏了也丝毫没有在意。



.....啊,这家伙一点也没有自觉啊!对着谁都露出友善的笑.....校服的扣子,最上面那颗没有扣,从比他高一些的地方就可以看到锁骨,那副样子,是在勾引人吗?!



愤怒,甚至恶意,在胸腔翻腾,比岩浆还要灼热。烫得爆豪自己都觉得奇怪。



从小到大,那张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脸,绝对说不出有哪里算得上与众不同,可是,移不开眼睛。



这他妈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自己明明和废久一起长大,却对这种发生在废久身上的变化浑然不觉?



不可能。



他很多次这样想过,可是每一次都由于意外,最后忽视。




 


( -0.5 )                                                             


回神的一瞬间,他看见轰焦冻的目光,黏在绿谷的脖子上。哦,这应该要叫做,赤裸裸的,毫不掩饰的爱慕。



くそくくそくそくそ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憎い



闭嘴!!



嫉妒?哈?给我滚出去!!这种狗屎一样的嫉妒才不是老子会有的感情!!



他发现了,绿谷出久,对周遭人的吸引力简直可以称为



魔性



那又怎么样,废久本来就是我的东西,是我一 · 个 · 人 · 的 · 东 · 西 。



想咬下去吗?想在上面留下自己的痕迹吧?想一边舔渗出来的血一边让他哭着求你停下来,对吧?混账阴阳脸。



不可能的。因为废久那家伙啊,今天就要永远变成我的东西了。



不会给你机会。



他扯起嘴角,满意地笑了。没有注意到轰眼里一闪而过的杀意。




                                                                   


(-0.25)


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想得到。



他不知道的是,轰焦冻一样看着他,并且再次确认了课桌里的注射器。



滴答。



滴答。



钟的脚步一刻不停,冷漠又无情,预告了谁的死期。



相泽无精打采的声音准时得堪比下课铃:“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里。”




                                                                ......



(0)


 “小梅雨明天见!”



“gero,明天见。”



整理东西的声音和告别的话语杂在一起。



教室里一下子少掉一半的人。



“小久同学,放学后一起回家吗?”丽日一如往常地邀请道,“最近有一家新开的甜品店听说很不错哦!一起去试试怎么样?”



她把桌子上的课本叠好,一起放进书包里,这样简单的动作却失误了,手没有足够用力的缘故,最中间的那本掉了下来,砸在木质的桌面上。



“咚!!!”地,发出巨大的声响。



“啊,没事的没事的,我马上就好!”丽日这么说着,盖住了书包里磨得反光的刀。



-tbc-



完蛋,越来越想写小久富江的梗了。之前看见太太提出来的时候就觉得巨带感。。。先写点自己爽爽

(all出)群宣04

本章轰出

无脑

01http://qomoplus.lofter.com/post/1d1a990f_108eeced

02http://qomoplus.lofter.com/post/1d1a990f_10925b6d

03http://qomoplus.lofter.com/post/1d1a990f_10b9ed37





Bury:@Ultra+  还不更文吗?(我的祖传乾隆画珐琅仿青花瓷碗都要敲烂了)

Ultra+:Orz ...不,不是我的错(狡辩),去人偶的生日祭了,开心到爆炸脑子一片空白。他怎么那么帅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焦冻:图本完售感谢。

Ultra+:捕捉到太太本体(图)

xxx:23333333焦冻太太本体是英雄焦冻(什么)

xxx:神tm英雄焦冻23333333





敌联盟彻底瓦解,聚集起来的各种势力再次回归零零散散的状态,英雄人偶名声大振,登顶纳税榜。


No.1 英雄的笑容和力量树起一座新的雕塑,人们得以躲在其后,或者从遥远的地方眺望,得到希望的光。而曾经的东西理所当然地被遗忘,消失在回忆里。


这是人偶成为焦点的第一年,也是那之后绿谷迎来的第一个生日。


越来越和平,越来越安定的生活让职业英雄的出场率下降不少,空闲时间里他们也是普通人,只不过出门的时候偶尔会被围住要签名和合照。在英雄活动之余,轰试着画画。名气的缘故,愿意指导他画画的人很多,后来知道丽日也在学之后,和丽日交流的机会多起来。


“焦冻的话,没有基础?那还是先试着画这些吧。有不明白的地方随时可以来找我^_^”她很亲切地回应道,与轰印象中的有什么微妙的差距,却与媒体介绍的轻灵形象如出一辙,分毫不差地对应着,连遣词造句的方式都像精心规划过。


真奇怪。


丽日应该是这样的人吗?他不知道,他的眼睛和心早就不是自己的东西了,从高中开始就不是了。


“这里。他的身体不是这样的哦,和两年前的倒是挺符合的。但是这两年确实有变化过吧。没关系,这是初学者都会犯的错呢,不用太在意,多练习就好了。”


最初是各种单纯的人体练习,没有加脸部。轰把自己的画发给丽日,丽日总会认真地告诉他有哪一点细节不对,明明轰是对着绿谷的照片画的。


对着轰和绿谷两个人之间的秘密照片。


日复一日。普通到单调的练习渐渐变成一张一张各种姿势的,伤痕满布,看不出死活的谁的身体,蜷缩在蛛网形状的血液中,以无助的姿态。


这些图一张都没有发出去。除了轰自己以外,只有丽日见过。


他问:“怎么样?”


在那之前,轰一次都没有在发图片的时候说过什么。


丽日沉默了。


等到第二天凌晨三点的时候,他看到丽日用另一个账号给他的短信:


“很痛。”


“心快要碎掉了。”


“要是受这些伤的是我就好了,那之后的每一天我都是这么想的。”


“你也醒着吧?我知道的,你这个人渣。轰焦冻。”

错觉。


“你也醒着吧?我知道的,轰同学,你对小久。”

不只是愧疚。


丽日发给他一张画,是英雄人偶和英雄欧尔迈特站在一起,在温暖的夕阳里一脸幸福地笑着。那是她从来没有发出去的一张画。


“去试试别的风格吧。应该会有所帮助,总局限在一处不好哦!”她找回了自己的说话方式。


两个人都忍不住吐露什么,又害怕暴露什么。


轰试着去模仿丽日的那张画了。并且把那些不该出现的一张张删除,再画。


丽日越发频繁的评论把粉丝引向他,他的账号下聚集了越来越多爱好者,大半是绿谷的粉丝,少数单纯觉得他画得很好。


“太太莫不是真的焦冻?!”


“这个人偶的笑容.....我先去躺个一万年...”


“真好看好看哭!!!人偶治愈系大天使!!!”



不,我不是想画这些的。


不是这样的绿谷。


他朝着显示器里的色块和线条无声地大叫。


多依靠我一点。


英雄人偶的眼神从他身旁错开,落到远方,他在笑,对着他所保护着的人们,像光一样。


拜托了。


标志的手势对屏幕外的所有人说:“已经没事了,因为,我来了。”他那么可靠,温柔地把希望都揽到自己的肩上。


再多依靠我一点啊!!!!


                                       ......


真正发现自己不对劲的时候,轰的又删又加的文件夹里已经堆了近百张不能发出去的妄想。血淋淋的,冰冷的,每一张都好像在笑,重复的蛛网和重复的没有活着迹象的眼睛。他们说:“轰焦冻,你这个人渣。”


他已经不知道,只发布治愈系,心里却藏着这样的东西的自己,和永远在写些恶质文章,却在心里藏着那样的绿谷的丽日,哪个比较糟糕。


不对啊,轻灵,我不是那样的。可是女孩子遮遮掩掩的情愫和炽热的爱情,我对绿谷怀抱的绝对不是那样的东西。


抱歉。


今天是绿谷的生日,他看上去很开心。在场的粉丝热情十足,英雄人偶被某个女粉丝的表白吓了一跳。


......


还是那张重复画过的图,轰把它存进文件夹里,拔掉数位板的电源,然后发给丽日。


丽日像是确认了什么,回复他一个惯用的笑容。


“^_^”


他莫名地觉得,丽日发来的这个,比他脸上正挂着的笑还要惨淡。




(all出)群宣

这真的是一个群宣。
#群宣#人偶屋#

一个deku厨的群宣★对没错就是那个小英雄的主角绿谷出久的粉丝群★

*不是那种“爱豆后援会”的粉丝群,好孩子就不用往下看了 ╮( •́ω•̀ )╭这个群宣扬的都是些邪道和黄暴

★什么这么励志的主角你们都yy得起来?!★
抱歉这个群的人可能都有病吧ˆqˆ爱他爱他爱他

<>
对,我们没有名字看上去是焦冻粉但是确实是人偶厨的太太画图

也没有茶子太太的豪华轿车

死柄木弔也不会加群来写监禁文。

…………

就算这样也要加群的话,门牌号:480708689


记梗

2017.8.1


01

轰总“手臂终结者”→罪恶王冠paro

想看穿祈妹衣服的久


02

土拨鼠之日梗的循环

轰总告白被抢先一步,心情失落回家睡了一觉,一觉醒来还是昨天  不停重复这天之后终于告白成功he



快没了

第一章
然后没有然后了

序章

假的假的,都是假的。哎( ˙ω˙ )

© 珠穆普拉斯|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