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深入恐慌】(授权转载)

1
I will challenge you.(我将要挑战你)

tuwu
费城。
时间从这个忙碌的城市的阴影区悄悄掠过。
午后,连阳光都变得倦怠。
在街道的尽头,她关上了院子外的生着些铁锈的铁门,有些刺耳的吱嘎声惊扰了树上的一只麻雀,它惊异地拍了拍翅膀,跳到另一枝树枝上。
一只白底蓝字的牌子在铁门上的弯钩上微微摇晃着。
Business Suspended.(暂停营业)
Bumblebee把目光从书里移开。她盯着地面,似乎在想些什么,手指拨动着书页发出细微的“哗啦”声。
Ratchet回到走廊里。音频接收器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响声,湛蓝的光学镜往声音的来源看去。
"ratchet."她问道,视线又从地面回到书本上,“Isn't Jazz back yet?"
"No."Ratchet回头看了一眼铁门,摇摇头。Bumblebee的发生器里传出意义不明的含糊声音。她突然把书往后翻了几十页,又猛地摔在栏杆上,抬起头闭上眼。书本滑落,砸在地上。而她似乎并不打算去捡,发生器里传出“此啦此啦”的尖锐电子音,又戛然而止。
起风了。
书页被风吹得“哗啦哗啦”地从第一百零三页翻回第一页。地上几片枯黄的落叶打着转从树下飞到台阶上。
加利福尼亚的秋天在从未改变的忙碌中悄然无声地来到了这个城市。
真是的,又闹别扭了。Ratchet有些头疼地想。
"Bumblebee,you are not a kid."她叹了口气 说道。
话音刚落,就听见铁门被大力推开的响声。伴随着“咣当”一声巨响,Jazz的声音穿透风声传入两个人的音频接收器。
"Hello! I'm back."Jazz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刘海,还想接着说些什么,就被Ratchet的怒吼给压了下去。
“Jazz,我跟你说过从后门进来!”
"Oh, I'm sorry."Jazz转身把铁门关上,"Calm down, calm down."
Ratchet有一种扶额的冲动。Bumblebee倒是没什么反应,Jazz每次回来都不走后门,而Ratchet总会这么吼上一句,已司空见惯。
"All right."她扣上领口的一颗扣子,冷风趁她说话的时候灌进她的喉咙。“进去说话。”
穿过小诊所的接待室,来到客厅,Jazz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过氧化氢的味道真难闻。”Bumblebee坐在她旁边,手里拿着沾了些灰尘的那本书,她把封面上的灰尘拍掉,翻到第一百零四页继续看。“小鬼,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Jazz侧头看了看,“你的书拿倒了。”
Ratchet关上窗户,转过身说:“好了Jazz,说点正事吧,有没有新的消息。”
“有啊,”她躺在靠枕上,“比如说你的通缉令已经贴到这里来了。”
“渣的别跟我谈这事。”Ratchet坐到Jazz旁边。
"Just a joke."她瞥了眼Bumblebee手上的书,“看啥呢。”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得了,”Jazz拍了下额头,“我也想知道咱们是怎么来的。”
“BUG有BUG的活法。”Bumblebee把书拿正。
“但至少不像我们现在这样,真不知道是那个吃饱了撑的家伙把我们重造一遍又吧唧扔回来。”Jazz从牛仔裤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锁屏,“来来来帮我鉴定一下她的物种。”
两个人都把脑袋凑过来。Ratchet看了一会儿问道:“你拍的照片?”
Jazz的拍照技术还真不怎么样,大概有四分之一的屏幕被疑似咖啡店沙发一角的不明物体占据,但是还是可以看清这张照片的主人公。那是一个蓝色长发的女孩子,面容有些模糊,耳边垂下的头发被拨到肩膀后面,米色长裙的吊带有些松散地挂在肩上。
“辨析度太低,无法辨认。”Bumblebee盯着锁屏看了很久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
“亏你还是个侦察兵呢,小鬼,难道就看不出任何信息吗?”Jazz把目光投向Ratchet。
“我同意Bumblebee的话。而且她的拍照水平比你好得多。”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Jazz打开相册,放大照片,指着照片上女孩右侧锁骨上一坨——是的只能用一坨来形容因为像素实在太糊了——的红色不明物体,“你们真的不觉得这很眼熟吗?”
“在你放大之前我们根本不能看见它,即使是放大之后也很难辨认,但是以它的位置来看……”Ratchet解开风衣领口的扣子露出锁骨。
Bumblebee点点头,“这才是重点。”她小声嘀咕。
博派标志。
“接下来爆点猛料。”Jazz故弄玄虚地说,“我啊,和她说过话了哦。”
Bumblebee的发生器里又传出“擦啦擦啦”的电子音,表示不屑。
“我还没说完呢。”
"And do you know?"她轻笑出声,"She said that her name is……"
"Orion Pax."
Ratchet的光学镜猛地收缩了一下,“普神啊,你找到她了?”
“是啊,多么神奇的事。”Jazz放下手机,抬头叹了口气,“我们像群傻瓜一样找了那么多年,好不容易清静下来……”
Bumblebee闭上眼,把书扣在胸前。

We finally found you, my prime.

最终还是Jazz打破了这片沉寂。“嘿你们知道吗?Prime现在说起话来软软的很好听,乍一眼还真以为她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女大学生。而且被调戏几下就会脸红,嘿嘿,过两天我们把她拐过来吧哈哈……”
“Jazz,”Bumblebee的声音带着一分无奈,“重点呢?”
“我有她的电话,要不现在咱打过去?”她晃晃手机。
Ratchet刚想说什么,就听见一阵滑轮与地面的摩擦声。Sideswipe潇洒地从过道里滑出来,"Hello, boys and girls. How's it going……"
话音刚落,她就被Bumblebee绊倒在地,呈现出一种_(:з)∠)_的姿势。
"No boys."Bumblebee嘀咕道。
Ratchet扶额说:“我告诉过你……”
“不要用轮子在家里滑来滑去。”她挠了挠头,轻微的“喀擦”声之后,原本是滑轮的地方变成了一双白嫩的脚。她站起来看了看Jazz的手机,意味深长地说:“哟,搭讪小能手二号诞生了呀~”
“啧啧啧Sideswipe收起你恶心的强调,话说搭讪小能手一号是谁啊不会是你吧。”Jazz护住手机斜眼看她。
“当然是本大爷了。”她夺过手机,“来来来让我看看你又勾搭到了哪个妹子。”
Bumblebee的发生器里又传来疑似消音的“哗——”的声音,Jazz捂住耳朵,“Oh,Bumblebee你个小鬼能不能别用广播表达你的鄙视,你又不是Soundwave搞什么电波啊。”
Bee停顿了一下,有些恼火地说:“别叫我小鬼!”
“切别看你看上去已经十三四岁了,你才长了五年诶,换作人类的话你还是小屁孩呢!”
“你也不过比我大两年而已!”
Ratchet放弃与那两个人交流,她看了看Sideswipe直接踩在冰冷的地板上的双脚,“把袜子穿上。”
“才不要。我们的皮肤里有没有传感元件,又不会冷。”
“脏。我才拖的地。”
Bumblebee放弃和一脸无赖(只是在她的视角中)的Jazz争辩,转而问Sideswipe:“有Dino的消息了没?”
Jazz见Sideswipe没有做声,大笑着站起来拍拍她的肩,“哈哈哈哈搭讪小能手一号你勾搭到你那看似高冷实则逗比的小伙伴了吗。”
“渣的我会勾搭到她的。”Sideswipe甩开她的手,“她现在似乎还没有恢复记忆。”
“那又怎样,Prime同样没有恢复记忆我不照样勾搭到了。”Jazz得意洋洋地晃了晃手机,指着上面新加的电话号码,“你等着啊我一会儿就打电话给她明天就拐过来。”
Sideswipe一脸惊讶,“普神啊你还真勾搭到了。”不过转眼又装作不屑地说:“我只不过担心把Dino贸然带来会让Ratchet陷入麻烦,自然是要找个天时,地利,人和的好时机再把她拐来。”
“毕竟Ratchet在恢复记忆以前是……”Bumblebee看着沉默的医官,不作声了。
Jazz的发生器卡了一下,Sideswipe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忙安慰道:“Ratchet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看Dino不是警察吗,真的我不是故意提起你的黑历史的。”
Ratchet表面上不作声其实CPU里狂汗,她只是觉得在这一群二逼青年中完全插不上话好吗,是谁曲解了她的意思啊。
“没事,真的。”
可是这看上去真的很有事啊!
于是曲解的一方和被曲解的一方就在诡异的气氛中沉默了大概有五个蓝星分,直到Jazz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所有人都凑过去看,一看是Prime的电话激动地泪都要流下来了。
"Come on, Jazz." Sideswipe拍拍她的肩,“能否成功诱拐Prime就靠你了。”
Jazz在一片意义不明但不明觉厉的眼神中凝重地点了点头,接通了电话。
"Hello, is that Miss Pax?"
电话那头迟迟没有做出回应,在过了三十二个蓝星秒后,对方切断了通话。
Jazz以一种欲哭无泪的表情看了看不知所以的三人,“你说我是不是给Prime留下了不好的印象?”
Bumblebee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评论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