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深入恐慌】(授权转载)


2
Never.


费城。
小诊所在双休日是不开门的。
Sideswipe和Bumblebee拖着依然沉浸在打击中似乎已经魂归天外的Jazz出门去诱拐(划掉)寻找Prime了。
于是家里只剩下Ratchet一个人。
Bumblebee执意要带上那本《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她说这是一个侦察兵必要的伪装,而且可以帮助Jazz找回丢失的形象君。Sideswipe就直接拎起Jazz踩着滑轮从台阶上溜出去了——然后撞在了铁门上。
Ratchet非常怀疑这么一群二逼青年真的能找回Prime吗,不过她们虽然看上去不靠谱但总是能带来意外的收获。
某家咖啡馆。
“Jazz你真的确定你是在这里看到她的?”Sideswipe趴在桌上打着哈欠。
Bumblebee撕开白糖的包装袋,都倒在卡布奇诺的棕色泡沫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搅拌,问:“你有看到她喝咖啡吗?”
“……”还真没有。
“一会儿服务员看到这里放着洒了糖的三杯没动过的咖啡真的不会觉得很奇怪吗?”Sideswipe问。
Bumblebee端起咖啡杯在嘴边碰了下,装作喝了一口的样子然后放回桌上,“这是一个侦察兵必要的伪装。”
Jazz靠在沙发背上,“咱现在就等人吧。”
“你确定她今天会来?”
“不确定。”
“那我们来干什么?”
“你拖着我来的诶我又什么都没说。”
好像真的是这样的诶。
Bumblebee用书遮住脸。
Jazz靠在沙发上躺了会儿尸,然后站起来,“我出去逛逛在这里迟早会闷死。”
Bee点点头,Sideswipe作了个OK的手势,“有什么情况及时通知。”
目送Jazz的背影离去,Sideswipe迅速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条,刷刷刷写下Jazz的电话号码,又附了句话:不好意思现在没带钱,你们可以打这个电话要钱,我敢保证这绝对不是空号:-)。然后她把纸条压在咖啡杯下,拉着Bumblebee正大光明地离开了咖啡店。
不远处的街上。
Jazz仰头看天。
宾夕法尼亚秋日的天空柔软得像一块绸布。
她最后一次看到这片天空的时候,是自己被撕成两半的时候。很奇怪吧,相隔十多米远的一双眼睛看到的是同一片天空。
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如果是以前,她可以毫不犹豫地回答,为了消灭狂派,让塞伯坦乃至宇宙得到和平。
可是现在呢?现在她们只是一点一点地找寻昔日的同伴,然后呢?如果狂派同样变成了这幅模样,那么是不是要再来一次,直到所有人都再次回归火种源呢?然后又不知道变成什么样子,在什么地方,再来一次有意义或者无意义的厮杀呢?
清静的时候厌倦了这种战争,等真正投身于此之后又狂热起来。
神经啊自己。
都在搞什么啊。
渣的这啥跟啥啊。
她低下头继续向前走。
不知道穿过了多少街道,穿过了多少人群,穿过了多少时光。
九百万年的时间啊,也是这么过来的吧。
只是从一个人,变成一群人,再变成一个人。
不知不觉间,周围的世界开阔起来了,Jazz抬起头正视前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广场。
与其说是广场,不如说是一个牢笼。周围的高楼筑起围墙,围墙间的天空在诱惑,而人们依然无知无觉,他们自以为的自由不过是隐晦的禁锢。
她仰望那一片圆形的天空,无力感席卷上CPU,双腿有些发软。
想要离开。
可是迈不动脚步,脑海中有一个问题在盘旋,如蛊惑般轻轻缭绕在意识的周围。
你所做的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光学镜收缩了一下。
九百万年了,你还不知道吗?
脑袋很痛,逻辑回路崩溃般发出哀鸣。不知名的声音变得嘈杂。
她无力地听着那个声音絮絮叨叨地说着。
有个词叫什么,神棍。
她顺着声音的来源找去,越过逻辑回路,情感回路,甚至情绪防火墙。这个声音似乎来自更原始的深处……
渣的,不会在火种里……
她的火种清晰而明亮,充满活力,散发着让人安心的湛蓝色的光芒。
那是……哪儿?
瞬间大量的负面情绪涌入电子脑甚至突破了情绪防火墙。没有预兆,没有提示,就这样凭空而来,几乎将意识淹没。
她双手抱着肩,发声器里传出不连贯的“咔哒”声,视野有些模糊,就像老式的黑白电视机,闪着雪花状物质。
炉渣的有人在远程操纵我?
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图像信息。大脑瞬间被信息充塞,一刹那什么都感觉不到,处理系统哀鸣着跌跌撞撞地运行。
也许我需要一个小手术把这些东西弄出去。
她尝试点开了一个文件,密密麻麻的照片让她感到眩晕。顺手点开第一个,真的,Jazz表示这拍照技术比她还烂。几乎就是一片黑,除了点蓝蓝的灯光就几乎再看不出什么了,大概是个实验室?
她的思绪太过活跃以至于系统向她抗议,无奈之下她只好关闭了光学镜。
排气扇发出一声曲折的类似于叹息的声音。
她抬头仰望黑暗。
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沉默,无法辨认是谁的号码,按照以前的印象接通了号码。
“喂?”
“您好,这里是XX咖啡馆,您消费后未及时付款,请尽快赶到本店付款,地址是……”
她有一种想把手机捏爆的冲动。
系统彻底停止运转。
什么都听不到了。
也好。
清静清静。
炉渣的Sideswipe给我滚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过了不知道多久。大概有三十个蓝星分吧,系统终于“嘀”的一声开始缓慢运行。
Jazz做的第一件事是关闭了音频接收器。
又过了大概二十多个蓝星分,她点开了第二张照片。
怎么那么眼熟呢……
渣的这不和前一张一样吗?!
她迅速浏览了第三,第四,第五……乃至一个文件包的照片。
玩我呢。她简直想掩面而泣。
系统终于爆发了,它在沉默中停止了运行,这下连删除这些无用的文件都没发做到了。
No do no die why you try?
No try no high give me five.
简直是自己的真实写照。
谁来把我领回去Ratchet我好想你。

 
评论(4)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