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深入恐慌】(授权转载)

3
最后Sideswipe和Bumblebee拖着双眼失明双耳失聪还好没有哑掉的Jazz回到了小诊所。顺带一提还有Orion。
没错那两个家伙在街上转着转着幸运地遇上了Orion Pax。至于她为什么跟过来据她说是担心Jazz尽管只见过一面。
手术过后Jazz流宽面条清洗液表示Prime真是好人啊哪像Sideswipe丢下我就跑了还让我帮她们付款。
Ratchet按了按眉心,把从Jazz大脑中导出的庞大数据储存到电脑里。Orion站在旁边很好奇地看着。
“初次见面,我是Ratchet。”她指了指幸灾乐祸看Jazz躺尸的Sideswipe,“她的名字是Sideswipe。”
“我叫Bumblebee。”
“你好。”Orion非常礼貌地和她们打招呼,然后担心地望了一眼Jazz,"Jazz,are you OK?"
"I'm fine."Jazz觉得CPU都要融化了,她一下子坐起来做了个OK的手势,然后又倒在病床上。系统在巨大的压力消除后呻吟着缓慢地运行,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有些奇怪的人呢。这是Orion对她们的第一印象,不过很友好。
“对了。”Ratchet站起来说,“Miss Pax,我们有些话想跟你谈谈。”
We need your help.
她想起Jazz临走前对她说的话。
Ratchet的表情很严肃,她觉得这不是一个玩笑。
也许她们真的有什么事需要她帮忙,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Orion认真地点点头。
“Sideswipe。先带她去书房。”
“有些事情,等你知道了以后说更好。”
说完Ratchet苦笑。
Orion觉得自己仿佛透过笑容里看出了很多沉重的东西。
在她恢复记忆,成为Optimus Prime以后,她明白了。
那是深深的疲倦,却藏着希望。
透过九百万年的时光,他的老朋友对他说:
我们又见面了。
也许不见会更好。
他那时甚至来不及对他说最后一句话,火种就被大力扯出。
也许他们甚至连自己死前的影像都看不到,也许他们要等到在KSI公司的实验室里看见自己支离破碎的躯体才能知道自己的死讯。
都累了,都倦了。
已经无法停止了,所能做的,只是一步一步顺着剧本前行,连最终的目的都不知道。
是啊,此时连狂派是否依然存在都不知道。
也许在决定做出抉择的时候,却已经失去游戏的资格了。
游戏还在残忍地进行。
“诶?”Orion还没反应过来,Sideswipe就推着她往书房那边走。
看着Sideswipe的身影消失在过道的转角,Ratchet重重地叹了口气,坐回转椅上,和Bumblebee一起分析导出的数据。
书房的窗户正对着后院,拉开米色的窗帘,可以看到落叶的梧桐和不知名的杂草与野花。
Sideswipe从书架上搬出一个小却有些沉的箱子,“咚”地放在书桌上,把Orion吓了一跳。
“这是……”她看Sideswipe打开箱子,搬出一叠一叠的文件资料。
“这是我们目前能够得到的所有资料,对于十五年前的芝加哥大战,你应该有所耳闻吧?”Orion点点头。
“我不知道哪部分能触动你的记忆储存库,你先这么看着吧。要是真恢复记忆了,记住,”Sideswipe有些怜悯地拍了拍未来的Prime的肩,“身体不能代表灵魂。有些事情不能改变,就试着去接受吧。”
这啥跟啥啊?Orion被她搞得一头雾水。事情好像很严重的样子,一定是这样。
接着Sideswipe踩着滑轮在Ratchet隐隐约约的“轻拿轻放!”的吼声中溜出了书房。等等,滑轮?!Orion记得她带自己进来的时候是走着来的啊。
世界真奇妙。
她翻开第一页资料。
病房。
Bumblebee和Ratchet浏览了那么多文件之后,出现了和Jazz一样的症状:头晕眼花,四肢无力,就差没有魂归天外了。
Sideswipe进来之后就是看到一群人以各种姿势在躺尸。Ratchet趴在电脑桌上,Bumblebee半坐在扶手上,靠着Ratchet的肩膀,用书蒙着脸。Jazz还在病床上躺着。
“我们浏览了所有的文件,结果几十个文件包里的照片都是一模一样的……”Ratchet闷闷地说。
Jazz掩面说:“这下你们能理解我的痛苦了吧……”
“Orion那边怎么样了……”Bumblebee问。
“哟小鬼你真是时刻记得你的亲娘啊。”Sideswipe收起滑轮,“她啊,我已经提醒过她了。Prime的话,应该能撑住吧。”
“哈哈话我还记得Sideswipe你当初恢复记忆时的那熊样!”Jazz乐得从病床上坐起来,“你……”
Sideswipe赶紧捂住她的嘴,“兄弟别说了行不?我知道你是对我把你扔下还让你付款耿耿于怀,亲啊别提我黑历史。”
“我那时还真没计较这个身体,当时场面太诡异……”Ratchet扶额。
Bumblebee的发声器里传出无力的“哗哗”声,她当时反应没那么激烈,主要还是因为她对于自己又能说话了感到很高兴吧,虽然现在也还是不怎么说话。
“据说Jazz你那时没什么反应。”Sideswipe不怀好意地说,“果然是对蓝星碳基女性的软绵绵的身体没有抵抗力吧啧啧啧。”
“Sideswipe你别想让我再原谅你!”Jazz挣脱她的手,揪住她的衣领左右摇晃,“炉渣的让我掐死你!”
“停停停停停我要被你晃晕了哥们下手轻点!”
书房。
Orion浏览了大半个箱子的文件。
她觉得就像在浏览大学图书馆的书籍,是的,这些东西让她很感兴趣,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些资料对她没有一丝触动。
很奇怪,她本能地觉得这不应该是这样,是不是遗漏了什么。
外面传来热闹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不过应该没什么危险。
大量全神贯注的阅读让她的精神有些疲惫。
也许我应该休息一下。
应该没有关系吧。
Orion把头埋在臂弯里,垫着厚厚的资料,趴在书桌上。
迷迷糊糊之间,她觉得身体非常沉重,好像有人压在她的身体上。
Orion,醒醒,醒醒。
恍惚间有人这样呼唤她。
猛然惊醒。
想知道吗?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你是谁?
让我来告诉你吧。
大量的文件数据涌入大脑,Orion痛苦地抱住了头。好痛,脑袋好像要炸开来了,耳边都是杂音,可是那个声音却穿过杂音,清晰地呈现在大脑里。
初次见面,Optimus Prime。
My name is Orion Pax.
Sideswipe听到书房里传来“咚”的一声,无奈地叹了口气。
“也许Prime的反应会比我们都大。”
TBC

 
评论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