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双绝abo】救世主

 

 

【世界观注意】人族和兽族双性别(男女,abo),灵种是abo三性。

 

小绝     福莱格(fraig)兽族的beta男性,母亲是弗拉格(flag)人族的alpha女性,父亲不明。

 

 

  1. 六星循环:兽人种将时间按照天空上的星交替变化分为六个部分。一次星球交替(两星球一轮换)为三分之一人族计数年。




    0.1勇者

  “年轻的勇者啊,有什么我能帮您的吗?”花白的乱发蓬杂得像炸开的波多克鹫的羽毛。眼前的老者手持一根弯弯曲曲,和他本人一样老态龙钟的木杖,只有这句问话是他说得最顺口的台词。

 

毫不夸张的说,小绝听村长对数不清的来客和离开村子的年轻人用各种语言说过这句话。而今天,他也要离开这个居住了十九个六星循环①的地方了。

 

他只想向村子道别。但是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没有任何人将注意力放到他身上来,而自从六星循环停止以来,所有同族(他所能见到的)全部像被灵种夺取思维一样,除了固定的台词,什么也不肯说。

 

他,好像只有他,以及偶尔会从远方来到这个小村子——阿纳拉塔(意为“崭新的”)村的勇者是不同的。而那些男男女女的不同种族的勇者竟都对此见怪不怪,仿佛全世界只有他是最奇怪的那个。小绝的母亲,一个有着漂亮的波浪般紫发的美丽女人——一个人族女性——也在几年前离开了他。

 

“这一切永远不会再改变,小绝,我也永远不会再爱你。”她一反常态地说出这些话来,成熟神秘的气质使她看上去像一个预言家,而她的话都会在某天一一兑现,“我是个那么优秀的alpha,我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让我有了你,可你却只是个混血beta。你会一直这样傻下去……这样也好,你也不会有更大的痛苦和悲伤……”

 

“麻麻,你在说什么……”年幼的小绝无法理解这一切,只是他直觉地感到,很惊慌。这种没来由的惊慌使他浑身战栗,他感到危险,以至于那双浅棕色的眼睛里,瞳孔细成一道线。

 

并不是由于离开母亲,而是一些更加遥远,且不可预料的东西。一些…注定的东西。

 

 也许小绝从那时起,就决定要离开了。

 

“我要走了,村长。”

 

“是吗?那么这颗子弹交给你,年轻的勇者,它会在未来指引你前进的方向,为你开辟前进的道路。”那一瞬间,小绝看见年幼时温和的长者给他一些与勇者交换来的珍惜物品的身影。

 

一颗老式的铜黄色金属外壳子弹,弹壳上看上去有些刮擦的痕迹。它安静地躺到小绝的衣服口袋里。或许有一天会用上它,但是最好不要。

 

“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了,祝你一路顺风。”

 

   “可是!可是…..”

 

“祝你一路顺风。”

 

  “好吧,再见。”

 

“祝你一路顺风。”

 

  “再见……”

 

  “祝你一路顺风。”

 

  无论说什么,都会再次陷入这样一个永无止尽的循环。小绝想要自己去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背上枪械的重量让他熟悉且安心,兽人的动态视力和人类的控制力会帮助他扫清路上的障碍。他要在这条路上走多久呢?

 

他会永远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勇者吗?虽然他并不明白为什么曾经的来者永远对“救世主”津津乐道。

 

“一切都不会再改变。“他听见母亲那样说道。




 
评论
 
热度(6)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