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双绝abo】救世主

0.1  http://rongyuziran.lofter.com/post/1d1a990f_913c83b

【世界观注意】人族和兽族双性别(男女,abo),灵种是abo三性。


小绝     福莱格(fraig)兽族的beta男性,母亲是弗拉格(flag)人族的alpha女性,父亲不明。



0.2 安利


的达拉斯普照(双恒星之一)的时段将要过去,恒星光辉的留存时间也渐渐变短。如今不过是原本黄昏时分,却已经有了卡莱拉尔(该星球卫星)的圆盘状亮点。天色完全地暗了下来,一些在长恒星光照下不出现的生物都在树林里苏醒。小绝人类的部分也在渐渐隐退,兽人的血液开始在血管里沸腾。


浅棕色在加深,在蜕变,在孕育,最后剩下艳丽的红色,在黑暗中闪光。


“啊.......咳啊......”


零零碎碎的风声和树叶被吹动的声音里夹杂了什么。


摊上麻烦了,小绝暗自叹了口气。遇见了最麻烦的东西。但是对方恐怕也已经察觉到了自己,贸然离开也只会引来追击。


他平静了心情,向前走去。


果然是灵种吗。


只是,眼前的这一个,美得有些,惊人。


卡莱拉尔的光辉被树叶层层阻挡,被湖水反射,被逐光虫环抱,围绕在她的身边。银白色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在发光。小绝恍惚间觉得自己的眼睛失去了一切颜色,视线和心都被那个半透明的能量体所汇聚的形态而占据。


灵种所反映的形态是被该能量体吸收,俗称“吞噬”前的宿主的原形。灵种吸收他族来补充不断散失的能量,并在下一次吸收前可以呈现出虚伪的实体。而眼前的这个已经是半透明的了——她现在毫无疑问很“饿”。


虚幻的红色眼眸成了黑暗中的第二光源,且对准了小绝匿身之处。危险。


他只感到冰冷的夜风挟暴动的能量从身侧刮过,细碎的土石在他身上留下细细碎碎大大小小的伤口。


“啊啊啊啊!!!!!!!”


尖锐的女声惊奇森林中的野兽,但野兽都悄悄退去,本能告诉它们,能量体在暴走。


小绝长长地吐出一口气,端起枪,在心里默数:“一。”


准心上移0.33mm。


“二。”


枪管左偏2°。


“三!”


枪响被灵种停止运动的声音盖过,那个漂亮的虚影快要消散了。


也许,一些高纯度的alpha血液里的电解质可以稍微帮助它一下。但是小绝是个beta,不是吗。


或许?


他割开手腕,一条不太深的伤口,血液缓缓流出......


 
评论
 
热度(11)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