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出欧】偏差

*真的ooc
*一时兴起的告白



了解一个人到一定地步的时候,反而更难对那个人有客观的判断。这就是所谓的偏差。

这点,绿谷出久在与幼驯染相处的过程中早有体会。可是敏感谨慎的是他,迟钝笨拙的也是他,否则怎么会一次又一次矛盾升级,爆炸,最后轰轰烈烈打上一架,直到头破血流,双方才稍微冷静下来把心里话说开,再互相理解。

两个同龄人之间的交流最困难也不过如此了。他对爆豪胜己的了解是他身上牢固的枷锁,链条是他以为他足够了解。这把锁如今被两人齐心杂碎,呼吸终于畅快,可是仍有一把打不开的锁让他的心脏难以跳动。

那个名字,随便问一个认识他的人:“绿谷最喜欢的人是谁?”答案都能脱口而出。

本来只是爱慕罢了,只是向往罢了,如果没有相遇,绿谷出久一生都只是一个狂热的粉丝。狂热地追踪欧鲁迈特的一切,买手办,po分析,满墙贴着偶像的海报,把一个视频无限回放再生,在残酷的现实中做着成为英雄的梦。和其他狂热的粉丝没什么区别,或许他算得上顶尖的粉丝,不过也就这样了。

再极端一点,被梦想和现实的落差打击过一次又一次之后成为斯坦因那样的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总之,那样的话他的烦恼不过是:没有抢到欧鲁迈特的限量手办,好羡慕雄英的学生,也想上欧鲁迈特的课,也想亲眼见一见他的英雄。

本来只是那种情感罢了,现在一发不可收拾,绿谷出久懊恼地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为自己的泥足深陷困扰。

怎么会发展到这种情况的?他也想问问自己,这种爱意到底都是从哪里萌生的。感激,关心,喜爱,钦慕,信任,只是这样而已。他希望能被认可,希望自己被赞许,作为学生,作为粉丝,这些再正常不过了。同样作为one for all的继承人,怀抱着无比沉重的力量与责任,感到自己必须好好保护别人,没有什么奇怪的。

完全是因为欧鲁迈特太温柔了吧!要是他不纵容怎么会这样,太狡猾了,不分对象地给别人快乐,让别人觉得幸福,自己却承受着痛苦,一句话也不说。到头来就是,他仍然一个人,仍然那样温柔,别人却从原本的情感偏离。

捋了一把头发,绿谷出久告诉自己不得不起来面对的时候到了。

今天是毕业典礼啊,他要离开校园,真正踏入职场的序幕拉开的日子。

可是,在昨晚向欧鲁迈特发去一段表白之后就关机装死的他,到底要怎么面对欧鲁迈特?

接不接受已经不是问题,想都不用想,肯定是拒绝。

他知道的,欧鲁迈特一直只把他当学生而已。

重点是道歉,要怎样才能不失礼貌地让他觉得那是一个意外?这么莽撞地就告白,如果让欧鲁迈特为难也实在是太……

在那样的纠结中撑过典礼,绿谷出久惴惴不安。他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暗自决定要是欧鲁迈特甚至不想看见他的脸,他就借相泽老师的手机打电话道歉(自己的电话号码估计会被拉黑)。

好在事情没有那么坏。欧鲁迈特只是叫他去一下办公室。把脑子里打好的草稿重新回想了一遍,绿谷出久转动了办公室的门把手。

“出久,昨天晚上的短信……”

完蛋了。绿谷出久听到短信两个字手脚发凉,强装镇定地关好门,只希望拒绝能委婉些。

“我本来想打电话和你说的……不过现在来说也没什么关系。”欧尔迈特坐在沙发上,表情不自然。

“关于名字,我好像确实没告诉过你。现在告诉你也不算太晚吧?……我叫八木俊典。”

“Toshinori?”绿谷跟着轻轻地念了一遍,最早听到还是在英雄格兰特里诺那里。

“……嗯。”欧鲁迈特应声回道。“你想那么叫也不是不可以……”

他的眼神躲闪地四处飘飞,绿谷出久突然反应过来,心中漾起一丝希望。

所以当他的俊典比他还紧张地问起后面那个“想和您成为恋人”是不是恶作剧或者什么游戏的时候,绿谷坚定与他对视,用尽全部的勇气说:“不是的。”

他跨越那张茶几,扑过去,把头埋在俊典的颈窝,吓得老年人差点跳起来。

“俊典,我想和你成为恋人。”他这么说着,迎来了一小段沉默。

似乎是叹息着接受了,他的俊典轻轻拍着年轻人的背,笑道:“你这个行动派小阿宅,我不讨厌你这样哦。”

绿谷出久又错以为自己足够了解另一个人,实际上并不是。他了解的那个是欧鲁迈特,可是怀里的这个是八木俊典。随着心跳传递,他听见锁打开的声音。


2018-07-13 6 /
标签: 出欧
 
评论(6)
 
热度(28)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