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出欧】Bloodcake

*绿谷出久生日快乐!
*甜的小段子
*赶在十二点前




黑灯瞎火的蹦出一句生日快乐,绿谷差点被吓出心脏病。

“欧鲁迈特!”

他生气了,有一点,更多是一种释然。他装不出怒容,反倒是幸福的笑挂了满脸,跟个小孩子一样。

  真好。家里有等他的人。

“你妈妈打给我说你又不接电话了。”多无奈啊,偏偏是今天,连训斥都被软化得听不出责备,可这冒失小子哪能不念两句。

“抱歉,工作……”意料之中的回答。从学生时代训到现在成为职业英雄,他还是没改。

“我知道。出久,我知道。但是工作结束之后要记得查看啊。你妈妈她,还有我都会担心你的。”

欧鲁迈特微笑着揉了揉徒弟的头:“今天是你的生日哦,给你准备了蛋糕。”

扒着门框的人愣了一下,就是忘了进门。

“一看就知道你不记得。工作很重要,也要好好在意一下自己……”

“蛋糕!蛋糕!”绿谷出久心虚地笑笑,急忙在玄关摆好鞋往里走,腹诽道:恐怕最没资格说这话的是你。

“怎么样?”欧鲁迈特点了一支蜡烛放到餐桌上,颇有种烛光晚餐的氛围。两个人的房间,安静。早就入夜了,窗外的光照进来柔柔地笼在他的恋人身上,绿头发给照成奇怪的颜色。

他期待地盯着绿谷,注视他咀嚼,喉结耸动,食物入腹。那张看了很久的脸今晚看来又有些不一样了。

“好吃。”绿谷停下叉子,对着他的眼睛,极其认真严肃。动作和神态传递着两种讯息。这种氛围给他压力,催促他有所行动。

显然等待回复的人没有看出来任何一层,只是撑着头继续看徒弟:“太好了,第一次尝试做这样的蛋糕。”他自己已经不怎么吃蛋糕。器官缺失带来意想不到的麻烦,其中,这点小事他完全接受。

一个恰到好处的亲吻,蛋糕味,绿谷从来没有这么强势过,按着恋人的头从舌尖舔到牙根,不打算放出喘息的空当,粘膜接触,蛋糕残留的余香甜得老年人眼泪憋在眼眶里,呜呜地靠喉咙里被堵住的一两声呻吟求饶。

绿谷出久很急,像是急着为生日刻下永不磨灭的印痕一样不知节制,最后磕破嘴唇,干脆连血液一并交换,味道变得奇怪。

“谢谢你,欧鲁迈特。”

“谢谢你,俊典。”

2018-07-14 2 /
标签: 出欧
 
评论(2)
 
热度(31)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