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出欧】一个脑洞

    下雨天,久(年龄25+)在上班路上乘地铁的时候遇见一个很消瘦的人,撞到了,东西掉了,手上还留了一道很小的伤口。捡完之那个人哭了,突然抱住他说:对不起啊,总觉得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那个人知道自己失礼又马上放开,久说没关系。上车之后人很多,两个人马上挤散了,下车的时候久突然觉得很悲伤。他总觉得自己是见过那个人的。车上他睡着了,差点坐过站。

 

  结束工作回家,天晴了。路上有个小女孩被绑架,久见义勇为冲上去,被划伤,救下小女孩,绑匪跑了。被警察带走做笔录,小女孩的监护人说这孩子就请您照顾一晚,久很惊讶,监护人就说这是这孩子自己的意愿,她说您的手这么温柔,一定能好好保护喜欢的人,希望帮您找回失去的东西报答您救她的恩惠。

 

  久觉得很奇怪,两个来路不明的人突然谈什么找回失去的东西,况且他也没什么照顾小女孩的余裕,打算拒绝。监护人说实不相瞒,她家有黑道背景,自从父母出事之后由混黑道的爷爷接管,但是爷爷的手下走极端夺权,把她囚禁起来,受到一些残忍的对待,具体不方便透露,她从前的生活环境导致这孩子一直不敢相信别人,今天她竟然想要在您家住一晚,我感到很惊讶。

 

  监护人把自己的名片给他,告诉久他叫通行百万,曾经是救援这个小女孩的特勤队的队长,负重伤不得不退职,就干脆当了她的监护人。

 

  久犹豫,但是看小姑娘期待的样子就没有拒绝。路上和小女孩聊天,小女孩要求牵着他的手,他同意了,小女孩说这个伤痕是缝隙,温柔的人被命运嘲笑的时候能找到紧急出入口,一定能搭上末班车。久一看才发现早上的伤口和下午叠在一起了,一个v字形。

 

  小女孩叫惠理,带着一个小行李箱搬进了他家。晚上他又想起来早上那个人。惠理翻出他的相册在看,找到一张特别模糊的照片,问他这个人是谁。久就告诉他这是他的救命恩人,初中的时候因为校园暴力跳楼,这个人路过的时候叫了救护车。路人拍了照片但是没有正脸。住院的时候他就一直留一些署名all might的信件鼓励久振作,纠正他的一些思想,成了久的精神支柱,但是本人没有出现过。久觉得这个人非常温柔,虽然其实一面都没有见过,但是他觉得十年来那个人一直在他身边,他很想找到那个人。

 

  惠理牵着他的手说,那个人说不定一直在等你,一定要搭上末班车好好的见到他。

 

  久联想到早上的事情,想到了什么又不敢相信。

 

  惠理觉得困了,去睡觉,对他说,赶紧去乘地铁,现在末班车要来了。

 

  久脑子还没转过来身体先一步冲出去,跑进地铁站,一路冲到站台都没有阻拦,虽然一个人都没有,检票口全都开着。

 

  他等了一会真的有地铁来,上车之后睡着,到了终点站,结果发现终点站就是他上车那个站。

 

  出去之后发现在下雨,走着走着撞上一个人,那个人抱怨了一声看见他的脸突然愣住,久眼泪不自觉地留下来,一边擦一边道歉。那个人抓着久流血的手臂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地说了一句:“还要给惠理做饭呢……”然后说:“前面就是我家,我给你包扎一下吧。”

 

  在他家洗了澡(衣服摔地上湿了)吃了饭,久告诉了他自己知道的惠理相关的事,那个人原本不相信,但是惠理跑过来坚持说:久是好人。那个人很无奈,告诉久自己是兼职杀手,受人委托暂时负责照顾惠理,惠理是从贩毒团伙那里逃出来的,那群人现在还在找她,自己身边很不安全。久隐隐知道这就是自己要找的人,说自己现在无处可去,希望暂时一起照顾惠理。

 

  两个人互通名字,久才知道他叫八木俊典(年龄20+大概)。之后一起了很长时间,直到团伙找上门,两个人带着惠理东躲西藏,中途八木把弱鸡的久带到他那样有点身手会用枪,总之建立了情感,久最后为八木挡了一枪。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自己家里,外面又下雨了,惠理趴在窗边看雨。

 

  惠理说百万马上就来接她了,最后牵了一下久的手,久一看发现伤痕没有了。惠理说真好,你一定有好好找到那个人。久失落地说可是现在又找不到了。惠理摇摇头,有点生气地说你不都乘到终点站了吗!然后跟百万走了。

 

  一看时间不对,久早饭都没吃,赶着去上班。到地铁站的时候有个人扑过来,他没有被撞倒,抱住那个人,那个人非常用力地回抱,这时候久看见八木手上v字形的伤痕。


最后当然直接回久家为爱鼓掌,还工什么作

 


2018-07-10 1 /
标签: 出欧脑洞
 
评论(1)
 
热度(13)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