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Taro Artanis!/出欧可逆,完全杂食/软体不稳定
 

【百日出欧/DAY93】Scares Of the Past /过去之痕

只会写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似的破刀,什么毛病😭

百日出欧企划主页:

百日出欧/DAY 93

Author:@静电场⭕ 


夜市,人声的喧杂伴随暖光落在地上。城市堆积了一整个白日的浮躁与轻松都浑浊地迷蒙着,烟雾缭绕。夏天的尾巴是皮肤上的汗滴,炽热的吐息,夜风和渐行渐远的蝉鸣。笑脸,笑脸,笑脸,憨厚朴实的,狡黠的,纯真无邪的蹁跹,一步一跃浮动在马路上。他见过好多了。


酒是不喝的,烟也敬而远之。绿谷出久呆呆地注视啤酒杯上凝结的水珠,支离破碎的图案蜿蜒扭曲着滑落,构成新的图案,覆上崭新的白色。桌面上那摊水的版图扩展工作相当顺利,最终吻上他的手指。


“谢谢你。”


他仿佛听到水这样说道。一颗颗水珠争相上前,他温暖了一部分就有后面的送来一点温柔的凉意。它们的笑脸明晃晃地悬在天顶,他知道那只是倒映的光点,是霓虹灯和玻璃饱受诟病的光污染,可当它们同样攀附到他的手上时,他依旧放空自己,无所谓冰啤酒和打火机。


绿谷出久看着光点,看着右手,冰块咯楞登碰撞一下,融化着。中学时代留下的伤疤依然显眼,它们再也不痛,也不哭叫,不流血,他只有模糊的记忆,印象中横冲直撞的少年就在追赶时间的途中磕磕绊绊地受了很多伤,那时候他还在纠结怎样出拳。不过一切好了很多,毕竟他已经习惯受伤。


“没关系。已经不痛了。”他揶揄搪塞,把俊典按回沙发。其实还是痛的,但是俊典会担心。他于是千方百计地掩盖伤痕。情感是互通的,就像他看到俊典的伤疤时也会心中一怵。


指尖干燥,凭空抓住记忆里的金发,触感远去了。这种认知带来烦躁,他自认为不会也不敢忘记的东西在消失,无处追忆也无法追及,他的手抓不住从中流逝的东西。那是发丝或是一把金沙,他也分不清,他生命中某样不可分割的东西被抽走。


“客人,您真的一口都不打算喝啊?”居酒屋老板的女儿收走整排桌子的餐具,碗碟高高垒起,她托着那座摇摇欲坠的危楼,娴熟地抹了桌子,还分神来问上一句。


绿谷出久一怔,摇头,微笑,于是她不再追问,进后厨忙剩下的一些工作。她早认出他来了,迟迟不敢搭话,才等到客人散尽,问上一句。店里还留了三盏灯,他头上亮着一盏。门口的牌子上写着一点闭店,现在12:57。钟正在他面前,电子钟,玻璃上镜面反转的红色数字生硬地刷新,读秒的界面闪闪烁烁。


时间过得久了真是什么东西都能忘记。他们还没来得及有什么纪念日,没来得及为对方过生日,有的不过拥抱和亲吻。戒指倒是不需要,他们之间有更内在的联系,让一切外物的绑定变得可有可无。他想:干脆喝个烂醉让俊典生气地把他拽回家去吧。被俊典好好训斥一顿,借着酒醉做点混账事,明天一早醒来头版头条就报道英雄人偶的丑闻,那也没关系,他只关心身边还在睡的俊典。


酒杯安然立在桌上,冰块融完,一大杯,亮澄澄的。他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俊典不抽烟,他也不。铁块配酒相得益彰,只可惜他一样都不要。相对的烟还没有买,他也不打算买了,酒和烟草不起作用。应该说什么都不会起作用,除非把他的记忆删空。工作中不能分心,他总要有个地方放空自己。


城市里没有漆黑这种说法,到处光线缤纷,哪怕巷角小道也填充了高楼彩灯的余韵和手机屏幕可有可无的亮度。玻璃淡化这些,糅合出黯淡了的人影,此时细微的伤痕也变得肉眼可见。

一道细长的线。他有些惊讶,按印象是个爆破个性的敌人,没来得及动用个性就被他迅速制服。他不想等损失产生再补救,这样太不负责任。写突发状况的报告书他熟能生巧,事务所的人商谈,劝诫,抗议,结果都拿他没辙。和八木俊典的情况大不一样,用不着天天助人为乐还要吃批评,文书工作让助手焦头烂额。绿谷出久甚至觉得自己回到那个年代,专给top hero写报告书,为夜眼先生分忧也不赖。毕竟一张纸难倒NO.1。


可是玻璃说:“你没能保护我。”


他微不可察地笑了一下,缩回伸向啤酒杯的手。上面的疤已经是很久远的东西,某种遗产。眼下玻璃上有伤痕。或许是溅起的石子滑到,留了一道狭长的伤。他还是没能做到万无一失,说明还不够。


玻璃上的绿谷出久也跟着摆出迷茫的神情,横亘的白线把他一分为二。隐忍着不*,闭上眼,痛苦的姿态不该被别人看见。外界的黑暗恰到好处,谁也看不清他,他也看不清自己。飞机经过的轰鸣勉强让他回到现实,仰头去寻找的时候,红点即将脱离视野,落入大楼另一侧。


盯着自己的手一无所获,伤痕是既定事实。一天奔走在整个城市里救火救急,英雄服不堪重负,被托付去修补,他推说自己没事,治疗草草解决,将身体的不满抛诸脑后。绿谷出久一点也不困,反倒精神得很。这个夜晚,曾经的事一件件回来了,像啤酒杯里冒上来的气泡。


学生时代很快乐,相比现在。工作并不让他疲惫,他走在自己想走的路上,做着他认为正确的事。让他疲惫的因素来自他本身。互相开的玩笑,体育祭,合宿活动,职场体验,经历过的事不按顺序地出现。他觉得自己在做梦,恍恍惚惚地又回到那个夕阳璀璨的傍晚,燃烧的晚霞,他跪在风中痛哭流涕。


倒退一步回到天台。


我曾经问过那么傻的问题啊,他想。


“欧鲁迈特也有做不到的事情吗?”


“英雄也有无能为力的事情。”欧鲁迈特回答。他那时没有想太深,因为这个无能为力包含很多,天灾人祸自不必说,生老病死,偶然性,等等。但是还有一样他没有去想:英雄也无法回到过去。


玻璃上的痕迹会一直存在,手上的伤疤会伴他一生,死去的人无法寻回。过去的伤痕刻在时间里,新伤痕尚在孕育,等待出生。


绿谷出久不再为突然降生的伤痕分出情感,那些都埋在过去的裂隙里。他握拳,又放松,这只手抓不住挚爱,后悔毫无意义。八木俊典在十八岁的夏天失去了志村菜奈,他又稍幸运一点,在二十岁的生日前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总觉得自己不再长大,永远地停在十九岁,绿谷出久和他是两个人。


现在已经1:15,他给别人添麻烦了。


玻璃上的狭长伤痕犹在眼前,啤酒自然是一口也没有动过。他不喝酒,八木俊典也不喝。夜晚的繁荣才刚开始,他打算回家了,回去感受旧伤痕的疼痛,旧伤痕不会流血。

-END-

 
评论(3)
 
热度(34)
  1. 静电场⭕百日出欧企划主页 转载了此文字
    只会写点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似的破刀,什么毛病😭
© 静电场⭕|Powered by LOFTER